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76

精美石雕铭刻英雄功绩

更新时间:2020-04-27 07:14

  今年,海外已有四万同胞拜谒广州黄花岗公园。而国内访园客人,则有六万者众。99年前,黄花岗起义一周年纪念日,孙中山率11万群众在黄花岗祭悼烈士。彼时,黄花岗荒草寒烟,无边黄土。而百年之后,黄花岗已成占地12.9万平方米的公园。

  此公园是货真价实的历史公园。看历史的,可在此听到英烈的呼吸,找寻中华民族成长的印迹;观艺术的,可在此发现百样石墓形制,凝重繁复的石雕技艺;要了解民生的,广州市民天天在此聚集玩耍,你只要走进他们,他们就会与你细数家常,述说故事。

  辛亥百年,黄花岗已榕树如盖,松柏掩映。借个周末,到广州去看看那80多位逝去的年轻生命;去感受一下那股浩气与温暖,是怎样透过这公园,在江河大洋弥漫升腾,手手传递的!

  黄花岗公园原名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七十二烈士中,林觉民因写下《与妻书》而更被当代人所熟悉。

  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用武装斗争最终推翻了清朝统治。但1895年至1911年,却经历了黎明前最艰难的10次武装起义失败。1911年4月27日(农历辛亥年三月二十九日),黄兴率革命党160多人在广州起义。起义军与清兵激战一昼夜后失败,逾百名革命党人牺牲。事后革命党人遗体被陈尸于谘议局的旷地,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冒着杀头危险,将散落的72具烈士遗骸收殓,丛葬于广州东郊的红花岗上。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次年,黄花岗(由红花岗改名)起义一周年纪念日,孙中山率各界11万群众到此祭悼,先生主祭并致祭文。至1921年,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初成,孙中山亲书“浩气长存”四字,刻于纪功坊的石壁上。此后这里又增建黄花亭、西亭、正门等建筑。至1935年,墓园基本建成,1951年定名为“黄花岗公园”。而黄花岗起义经核实死难者为86人,但因当时收殓的72具遗体葬于此,因而大家习惯上也称这里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

  今年,海外有逾四万同胞到黄花岗公园拜祭先烈。园内工作人员介绍,回国的海外同胞特别是台胞,大多都要来黄花岗缅怀英烈。

  这里有着中华民族推翻帝制的凿凿史迹。80年前建成的230米的宽阔墓道,默池与石拱桥,七十二烈士墓与墓亭墓碑,墓后面章炳麟先生篆写“缔造民国七十二烈士纪功坊”,纪功坊后耸立长3.92米,宽1.82米的连州青石碑等,将广州那段革命史实,永远保留在了这些石头上。

  工作人员介绍,更多来黄花岗拜祭的是国内军民。记者采访时,见到一队年轻的海军官兵列队悼念英烈。尔后,他们走到纪功坊坊顶上,仔细观看那用72块长方形石块横列成崇山形的“献石堆”,仰望那高高伫立的自由女神像。

  纪功坊叠石青莹沉重。这些叠石刻有“美国保市顿中国分部献石、”“中国缅甸支部献石”等字样,这七十二块当时海外各支部的“献石”,是他们为先烈而献,为孙中山建立的负起北伐任务的军政府而献,也是为中国民主革命而献。

  穿越百年,现在的黄花岗公园郁郁葱葱,松柏成林,又有两万平方米的岭南乡土植物区,铺以废旧枕木,市民漫步公园,于树林间吟唱舞蹈,一派乐活欢喜景象。

  有老人拿着相机拍照,遂上前询问,公园有新看点没有?老人说,有!今年,园中新建了一红粉石浮雕墙,很宏大哩!

  听后一激灵。这是继黄花岗诸建筑建成几十年后,新建的革命历史浮雕墙,很有意义!

  2011年9月29日,浮雕墙落成揭幕。它长23米、高3米,厚0.25米,由广州雕塑院院长俞畅和著名雕塑家杨学军设计与制作,用红粉石雕刻。不断有游客驻足观看《风起云涌》、《前赴后继》、《碧血黄花》、《浩气长存》的英烈悲壮。但遗憾的是,此浮雕虽有部分英烈名字,但仍然缺少更多说明。请教园中一老人,她说,若想详细了解情况,可去到黄埔军校,那里,新开的辛亥革命纪念馆,可能有烈士更多的生平事迹介绍。

  中国飞行史上,冯如、杨仙逸是先驱者。不料想,他们也长眠在黄花岗的松柏下。

  墓园东北角,是“中国始创飞行大家冯如之墓”。99年前,中国第一个飞机制造家及飞行家冯如,在燕塘驾驶自制的飞机作表演时失事牺牲,时年29岁。孙中山痛失人才,发布了按少将阵亡例,抚恤冯如家属及将其事迹宣付国史馆的命令。石头记载了这条命令,也记载了刚从清朝裹脚长辫子的落后中走出的中国,渴望科学富强的心迹与足迹。

  杨仙逸是“中国空军之父”,他的墓地独立成园,墓门上方,放有一架模型飞机。1918年,杨应孙中山之召从美回国,组建中国第一支空军,1923年9月,他随孙中山出师讨伐陈炯明。后来,杨在鱼雷试验中以身殉职。孙中山闻讯,极为悲痛,下令追封杨为陆军中将,并将其殉难之日每年的9月20日,定为航空节。

  黄花岗这个百年墓园,虽还不能说“古”,但园中石墓、石亭、墓碑、石柱形式多样且较多集中,沉淀了近代石雕的艺术,极具观赏价值。

  漫步园中,见到每个英烈墓的造型不同,其石亭、墓碑、石柱有圆有方,形制风格或庄严大方,或简洁现代,或繁复凝重,都反映了当年那些能工巧匠对先烈的敬慕之情。

  邓仲元墓在黄花岗公园中颇具规模。它建于1924年,约3600平方米,有墓道门楼、铜像、乐台、八角亭和墓冢等。邓是辛亥革命名将,他被陈炯明暗杀后,孙中山痛失良将,追封邓仲元为陆军上将,其墓园也建得很有分量。

  史坚如、叶少毅、王昌、梁国一、韦德、金国治、雷荫棠等辛亥革命志士的墓穴,也值得一看。园中,一老者观看王昌墓时感叹:“好有时代感!不封建,有特点!”

  在墓园西角有红色铁门,门额上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道”十个大字,这是原来的正门,也叫南门。侧门墓道旁,林立着北江同志先锋队等为悼念烈士而刻置的12座石碑。这些石碑,碑形各异,字体遒劲。近百年来,它们于东郊田野中,排排站立着,表达人们对烈士的由衷纪念。

  沿南墓道向前,一对1926年制作的石雕龙柱冲向青天,它用连州青石雕刻,两条倒卷青龙盘旋,柱底是鲤鱼跳龙门,雕工精湛,令先辈希望中华民族腾飞奋斗之意,七十多年来屹立不倒,陪伴英烈于风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