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76

寻一份现代生活的古代指南(组图)

更新时间:2020-12-05 01:18

  文玩的价值是否仅存于等价交换和礼尚往来,对于那些艺术的部分,是否只能作为旧日时光里的遗迹封存?

  在文博城内,陶瓷、石雕、玉器、书画商家有近千家,在他们那儿,一个“玩”字,不仅是买和卖,更写尽藏家们庞杂的生活意趣。

  不到两星期的时间,郑州文博城的石雕一条街就带来了来自河北、山西、陕西、山东的金石大家。在这条200米的长街上,将有数十家专做石雕的商户,展示不同时期的古代石雕文化。

  张胜吾无疑是其中的领军人物,“光是拴马桩就千姿百态。”他介绍。在石雕一条街上能看到各种石人石兽、上马石、饮马槽,尤其值得一看的是几百个拴马桩。

  要知道,古人代步的骏马好比现在的“奔驰”、“宝马”,作为停车场的标识,这些拴马桩自然都是很讲究的,精雕细琢放在门前后院,实用是拴马,虚用是辟邪祈福。从张胜吾展示的图片上看,这些拴马桩一般是桩身上立着人骑狮,或大猴背小猴(意为辈辈封侯),不仅丰富多样,作为民俗和宗教等文化历史的“活化石”也很有研究价值。

  说到石雕、石刻,不能不提“拓片”。在收藏界,碑帖拓片相对于书画等收藏来说,确实有点“高冷”。

  张胜吾介绍,拓片的价值就在于真实地再现了古代石雕书法艺术和绘画艺术的神韵,其实记录、表现出来的内容,都是极其宝贵的历史资料。拓片作为一种高端的收藏门类,没有一定的金石学、文字学、历史学、文物学以及书法知识很难介入。“未来文博城会有专门的区域展示拓片,对这一收藏门类进行推动。”文博城总经理张健民说。

  不过,只做展示和交流并不是石雕一条街的目的,“我们还是希望能借助这个平台让古代的石雕进入现代的家庭文化、会所文化。”张胜吾说。

  石雕一条街除了对传统文化展示,更深层次的目的是希望让更多传统元素走进现代住宅和会所。在张胜吾看来,这些石雕、古建的元素,它可能不是物理性的,但绝对是心理性的,能够使你感动、喜悦。实际上,古人居所不仅是物质生活的载体,还是精神审美的载体。张胜吾有一处院子,院内是方圆结合的局部造型,通而不透的屏风、墙顶采光天窗及多孔墙、天井绿化、细纹墙脚、清砖步行道、青石地面、通透性的漏窗。屋内摆的是红木桌椅,书桌上放的是黄花梨的笔筒、紫檀的镇纸、清代的水丞。一些石雕和那些从各处收藏来的古宅的部分构件就这么完美地和他现代的住所融合在一起。

  “这些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贵。”张胜吾说,身边很多人在他的影响下,开始重新向往古人的居住文化。

  李省军是焦作人,父辈那一代就开始从事陶瓷艺术品收藏。在文博城的瓷器雅商里,他是唯一经营天目瓷和绞胎瓷的。

  绞胎瓷窑址在河南修武当阳峪,绞胎瓷技术核心在于经典花纹的手工编织,与其他瓷器不同,这种瓷最大的特点是内外通透、表里如一。从李省军带来的一些绞胎瓷的残片中看得出,外边是什么花纹,里边一模一样,内部纹路与外部浑然一体。

  由于绞胎瓷仅在唐宋时期少量生产,工艺又随北宋灭亡而失传,存世极少,在中外博物馆中藏品不足60件。在北宋年间,因为“表里如一”,有“君子之风”,绞胎瓷深受士大夫阶层的喜爱。相传苏轼在首次拜访岳父时,送的就是他亲自到河南定制的绞胎瓷。“现代的工艺已经能很好地制造出席编纹、麦穗纹、羽毛纹、回转纹、木旋纹等十多种纹理。”李省军说。

  他带来的一个“梅瓶”引来大家的围观。据李省军介绍,这个酱色釉彩的梅瓶就是“天目瓷”。在烧制的过程中,结晶体产生的条件非常复杂,人力不可控制,图案是独一无二的,绝对不能复制。

  “天目瓷距今有900多年的历史,失传许久,近年来才重新研究和推广。”他介绍。

  天目瓷一般为黑中带紫或者酱色,兴起于北宋。当时的人们由于喜爱白色茶汤,黑色建盏能够衬托出茶汤之色泽,宋徽宗的“大观茶论”中特意强调天目瓷的适用。

  李省军说,天目瓷最珍贵之处就是“曜变”,目前,著名的“曜变天目三绝”均在日本。在日本静嘉堂号称有一只光彩夺目被称为国宝碗的天目瓷,由德川将军家传来,最神奇之处是能发“七彩光芒”。

  “国内目前的天目瓷很难达到过去的曜变效果。”但天目瓷简单,无修饰,造型浑厚,线条明朗,口沿很薄,适合饮茶,底部圈足露出泥胎本色,与釉色形成鲜明对比,用这种瓷器喝茶颇有古意。

  春天的空气被自上而下的瀑布打湿,小溪旁边的青翠树木也挂上了水滴,嫩叶浸润,生机勃勃。人在画外,却被这画中的生机拂面,意境难忘。画作在被赋予艺术价值的同时,也被赋予经济价值,这是不能回避的。

  王先生经营了一家画廊,他和书画的渊源也是由来已久,从父辈起,家中不乏名作,用他的话说,打小他就见惯了名家字画。7年前,他放弃原来的工作开始经营画廊,七年的时间,用他的话说,他在这行也小有所成。

  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国书画一般会设置三个大板块专场: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和当代书画专场。从成交额度看,近现代书画是书画市场的主力军,也是书画市场的晴雨表,它一般会占书画总成交额的60%。

  但王先生更看好当代书画的前景。相比真伪鉴定较为困难的近现代书画和古代书画而言,当代书画家大多健在,收藏当代书画之前可以请画家和相关机构鉴定,以确保作品的真实性。在书画类别中,当代书画价格处于上升阶段,具有升值空间,从藏家角度来看,现有一大批年轻的收藏家进入,“富二代”和“藏二代”也开始进入书画收藏,他们的审美和兴趣与前辈不一样,当代书画更具当代艺术的观念,可以做得前卫一些,更趋于年轻藏家的喜好。

  2011年秋,当代画家崔如琢一幅巨制《盛世荷风》在香港佳士得拍出1.28亿港元,创造了国内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这已然是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创作精品投资热潮即将来临的一枚信号弹。

  时间推至几年前,如今在书画市场备受青睐的名家作品在那时基本是默默无闻或仅有小范围的影响,而短短十年他们的作品便上涨至百万元、千万元,因此,如今正值创作上升期、还未被市场完全开发的优秀中青年艺术家潜力巨大,“我曾经投资的一幅画翻了8倍。”对自己的眼光,王先生也颇为自信。

  和他合作的画家多为国内各大美院的老师,他更爱的是水墨。这一类别的画作在价格和市场运作方面相对规范一些,这些年,经过他手中的画作也有很多。